哥德堡玫瑰

撒布拉隆 | 普奥 | 熏哉 | 荒天 | 遥律涟楪。
阿布罗狄 |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 下吕阿古哉 | 荒川之主。
年中伪教皇组。
母亲@StarScream
CP@一只柠檬球

没有题目

“喂!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进这里!你不能克制一下自己吗!”

加隆第一千零一次用震惊、痛苦、愤慨的复杂眼神盯着拉达曼提斯,像盯着兴奋得快要扑上去的怪物。

“为什么?我已经很熟练了,你相信我啊。”

拉达曼提斯心里委屈,他觉得自己付出了爱和努力。

“相信你就有鬼了!从这里出去,带着你的东西滚!”加隆语气坚定,并让拉达曼提斯保持安全距离,不给他任何可乘之机,“我已经受够了,不要再给我做。”

“可我之前学习了很久,技术也进步了很多,我觉得是时候展示给你了,你就舒舒服服地坐在那里让我给你做一次,我一定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我才不……啊……你!放开我!”加隆忽然被拉达曼提斯逼在墙角,双手按在墙...

【撒布】形而上流星

肉在外链,名字正经一点,虽然刚发出来就挂了。

两年前的脑洞,今天完整地写出来基本完全是另一个感觉了。题目是因为最近忽然被BUCK-TICK的《形而上流星》点醒。写的时候断断续续的,总觉得不能把想要表达的东西都写出来,现在有种解放的错觉。

——————————————————

撒加回家的时候客厅是黑的。

等他打开灯带才注意到花瓶的碎片,散落一地的玫瑰和摔出电池的遥控器板。电视机线随意地垂在一侧,而蜷在沙发上的是不断发抖的阿布罗狄。

他换上拖鞋,解开领带,坐在沙发上亲吻了阿布罗狄。阿布罗狄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搂住撒加的脖子,像抓住救命的稻草。

“又看到可怕的东西了吗?”

怀里的人点...

【撒布】月下麗人

觉得七夕发不太好,所以晚一天吧(。
————————————————
陷入黑暗的时候,撒加意识到自己在森林里迷路了。他已经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有月光透过枝叶的缝隙稀疏洒落。
“有光的地方就会有转机吧。”
他迎着银白的满月缓步前行,一深一浅地踏在萧疏的落叶上,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会死在这里吗?撒加不得不考虑这样的问题,他还有未完成的事,可越是回想记忆就越变得模糊。
夜风夹杂着萧瑟的枯叶吹起大衣,他身体发冷,头脑却反常地暖和,倦意涌上来,撒加知道这是死亡的暗示,只能强打精神。
脚下的路越来越难走了,落叶下的泥土刚被雨冲刷过,像爬出的手死死拖住原本就无力的步伐。
撒加绝望了,他瘫软在地上努力保持清醒...

#Lolita私影#『使徒礼赞』

「ワタクシは人形ではない。
   ワタクシは人間だ。」

出镜:原po;

妆面:Vivi;

摄影:药;

后期:尤米子;

长条:螃蟹。

今年份的交作业。

写着写着就觉得拉达曼提斯真是个好人啊(。

【拉隆 | 撒布】青黑之鸢 10

青黑之鸢 09

【10】

禁闭的宫殿处处是他的牢笼。

拉达曼提斯用“告诫”的方式向阿布罗狄指明身为王后的礼仪,进而限制了他的行动。即使加隆近在咫尺,对阿布罗狄而言也只能在阳台远远地观望,看他围坐在孩子们中间讲述书上的故事。阿布罗狄也曾经幻想过类似的画面——应该是俩人婚礼后的晴天,他坐在加隆旁边托腮凝视——但现在他是德洛亚王妃,和梦里的那个阿布罗狄已经相距甚远。

加隆虽然看起来不屑于安稳的文书工作,本人却很擅长应付教育儿童的事宜,确切的说是孩子们愿意信服他并充满尊敬。一旦双方建立了互通的维系,彼此也不再是简单地师生关系,孩子们更愿意喊他哥哥而不是老师。朋友最初建立时就只需一句简单的邀请,...

【撒布/cp&阿布罗狄生贺】隔壁的处男工口作家(下)

我老公可爱

一只柠檬球:

有车,慎用,上车请出示身份证等有效证件。


———————————————————————————————


阿布罗狄发现最近有一个ID叫Ares的读者一直在催更,看起来对自己新创作的这篇文非常感兴趣。和往常一样,他以作者的身份礼貌地对他的喜爱表达了感谢,同时也表示自己一定会尽快把后续的内容呈现给大家看。整个故事情节马上就要发展到了高潮部分,也就是关于性事的描写,但阿布罗狄这段时间里在这个方面没有丝毫灵感。每每想到在他脑中构造出的两个主人公在一起翻云覆雨之时,他就有些无法克制的躁动,甚至会觉得身体在发热。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他觉得那个他记...

【撒布/cp&阿布罗狄生贺】隔壁的处男工口作家(上)

谢谢自家老公!超开心!下半篇捅刀就打你。

一只柠檬球:

给 @哥德堡玫瑰 和阿布罗狄的生贺,分成两部分发,因为好久没写了请谨慎食用。 @哥德堡玫瑰 生日快乐小傻子。


———————————————————————————————


撒加搬出公寓的时候在楼下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一下窗户,似乎还能隐隐约约地听见加隆和拉达曼提斯打架的声音。他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弟弟的示爱方式如此的特殊,以及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愿意陪他发疯。撒加在一周前就已经联系好了新的住处,所以才能不紧不慢地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游荡在马路上。他喜欢凡事都提前准备,其实从...

【拉隆】You

一发完结,给叔叔的已经迟到得不能算生贺的生贺。是一篇非常不明所以的东西,写到后来连我自己也十分迷失,感觉已经背离了最初的想法。《You》是脑洞的源泉,于是借用了这个名字。有一小段R18和不可描述,欢迎大家自觉避雷。

似乎有一点点长,见外链。

--------------------------------------------------

愛してる 愛してる 二度と 離さない


【玄雕】不知所云

神雕认识玄铁之前每天的生活都像是定好了一样——吃蛇胆、喝酒、睡觉和飞,偶尔冲击一下瀑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
等身边多了这个无坚不摧的傻瓜之后,神雕的日常就变成勉为其难地请玄铁吃蛇胆、和玄铁对饮、挤在一起睡觉和带玄铁飞。
偶尔再冲起瀑布与玄铁对练。
玄铁原本是不喜欢蛇胆的,渐渐地也离不开这个味道,不过这不妨碍他露出一张无奈的脸。
“雕兄,今天还请吃蛇胆?”
“你干嘛这幅表情,这可是本大爷很珍惜的下酒菜,还不感到荣幸。”
“荣幸荣幸,敬雕兄一杯。”
“喊雕前辈好吗雕前辈,等你老了再喊我雕兄。”神雕坐在玄铁对面斟好酒,随便伸展下翅膀,“别拽本大爷羽毛,扇你。”
“哈哈哈,前辈让我留一片做纪念啊。”
“行,...

下一页
©哥德堡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