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德堡玫瑰

撒布拉隆 | 普奥 | 熏哉 | 荒天 | 遥律涟楪。
阿布罗狄 |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 下吕阿古哉 | 荒川之主。
年中伪教皇组。
母亲@StarScream
CP@一只柠檬球

连题目都改了终于吐出来了。
反垃圾系统这名字真让人不舒服啊。

【玄雕】不知所云

神雕认识玄铁之前每天的生活都像是定好了一样——吃蛇胆、喝酒、睡觉和飞,偶尔冲击一下瀑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
等身边多了这个无坚不摧的傻瓜之后,神雕的日常就变成勉为其难地请玄铁吃蛇胆、和玄铁对饮、挤在一起睡觉和带玄铁飞。
偶尔再冲起瀑布与玄铁对练。
玄铁原本是不喜欢蛇胆的,渐渐地也离不开这个味道,不过这不妨碍他露出一张无奈的脸。
“雕兄,今天还请吃蛇胆?”
“你干嘛这幅表情,这可是本大爷很珍惜的下酒菜,还不感到荣幸。”
“荣幸荣幸,敬雕兄一杯。”
“喊雕前辈好吗雕前辈,等你老了再喊我雕兄。”神雕坐在玄铁对面斟好酒,随便伸展下翅膀,“别拽本大爷羽毛,扇你。”
“哈哈哈,前辈让我留一片做纪念啊。”
“行,...

【拉隆 | 撒布】Missing

填个老梗,黑童话,白雪姬、睡美人和蓝胡子之类的元素有,自恋设定,一发完结。
——————————————
(1)魔镜
阿布罗狄的暗室最近又新添了一面镜子。
他热爱镜子,也热爱镜中的自己,这种狂乱的热爱持续了几百年,到现在也没有削减,完美的镜像就是他生命的全部。
阿布罗狄享受照镜子的时刻,这意味着他拥有世界上最美丽的人——经历过无数次修饰的容貌如今终于贴近曾经,再也不会失去。阿布罗狄凝视着眼角新添的泪痣,这来自死去的魔女的礼物与当下的外皮契合得毫无瑕疵,他忍不住亲吻镜中的影像。
“真美。”
镜子颤了一下。
“连你都在赞叹我的美吗?”
阿布罗狄修长的手指滑弄雕花的镜框,闭起眼贴上自己陶瓷一般的侧脸。
镜子亮起了微弱的...

超委屈。

【拉隆 | 撒布】青黑之鸢 09

青黑之鸢 08

【09】

“这里就是王后的寝殿了,侍者已经做好准备为您沐浴更衣。我是这里的总管菲尔斯,负责您的日常。按陛下的指示,与您随行的克劳德先生将作为副总管协助我照料您,撒加先生也得到准许安排在您身边照顾您的起居。不过在这里要实行金之国的礼仪,两位先生都需要接受新的指导,陛下也为您请了礼仪老师,帮助您尽快适应这里的生活。如果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我会为您安排最佳的服务。”
“辛苦了菲尔斯先生。不过叔父……哦不是……陛下呢?”
“陛下今晚还要忙,让我嘱咐您好好休息。”
 “……这样。那替我向他说声晚安吧。”
阿布罗狄收起情绪,看向撒加示意他放心。和预想的情况一样,拉达曼提斯留给他足够...

【番外 | 米雅】青黑之鸢·蔷薇诗

生日快乐。
——————————
我踏过丛生的荆棘,吟唱勇者的诗篇,我在这片蔷薇中沉迷。
「一」
阿布罗狄很小的时候就经常跟随父亲一起欣赏他还不能完全理解的歌剧。他坐在米诺斯的膝盖上看着舞台中彩绘着绿色藤蔓和鲜艳花朵的演员欢笑、旋转、歌唱,一起迎接勇士的到来。追逐恶魔的勇士兜兜转转踏进美丽的蔷薇丛,循着馥郁的芳香不自觉慢下脚步。他高昂有力的歌声变得温柔舒缓,他和蔷薇们一起在花丛中舞蹈,他干脆丢掉手中的佩剑,接过象征勇气的蔷薇花环,最后坐在了舞台中央。
这是米诺斯最喜欢的『蔷薇诗』第三章,但这一幕令幼年的阿布罗狄疑惑不解。
“父亲,他怎么了?”
他抬头望向米诺斯,忽然又想起父亲讲过的观剧礼节,乖乖捂住了嘴。
但...

一天六星,来自迷妹的爱。

【撒布】神之子

当时间像落花一样飘零、凋落、坠入泥土的时候,阿布罗狄种的玫瑰开放了。
那株孤零零的玫瑰生长在狭小的花圃里,就像压抑在岛上医院的阿布罗狄,一样的孤寂伶仃。
阿布罗狄喜欢玫瑰,因为那炽烈的红色是他生命里唯一可见的色彩,令他安心。尽管阿布罗狄一直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玫瑰园,但却始终种不活一株玫瑰,所以在这株玫瑰开放的早晨,阿布罗狄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任何一个见过阿布罗狄的人都心甘情愿地称之为美的化身,尤其在他手捧着亚里士先生送来的花束时,更是让人怀疑这副美丽的容貌是不是真的属于人类。
神之子,从出生的一刻起就注定要回归神的身边,连阿布罗狄的父母也不得不选择放弃。但是阿布罗狄很听话,无论接受怎样的治疗都安静得像...

从未见过如此浮夸的动作,但,真好看。
奈何吞噬得太快打好几次才能截下来。
哎,是不是应该到世界去求荒川的碎片。

下一页
©哥德堡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